潜江教研网欢迎您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潜江教研网 >> 教育科研 >> 随笔文章 >> 正文
“招办主任”随想
作者:李祥富    教育科研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55    更新时间:2015/2/2 

今年秋季,孙女上实验小学了。虽然学校离家不远,但孩子太小,路上车多人杂,上学放学都需要接送,接送的任务自然大部分落在爷爷奶奶身上。于是这招护孙伢办公室(简称“招办”)就正式成立了。由于我还得上班,基本上只负责早晨按时送达,其他时段的接送任务就落在老伴身上。因此,老伴自任“招办”主任,我则为“招办”副主任。

这“招办”的责任可不轻,一旦履职,不论春夏秋冬,还是风霜雪雨,都不得有丝毫的马虎。不过,“招办”只负责事务性工作,不负责作业辅导等业务性工作,业务性工作划归孩子的父母。事实上,爷爷奶奶在业务性工作上也可能力不从心。不要小视现在的小学生课业,有的作业真能难倒爷爷奶奶。

陪着孙女上下学,乃独享天伦之乐的活计。一路上与之谈笑风生,还可从中获得一些新鲜事、新鲜词。每当身背书包蹦蹦跳跳的孙女进入校门回眸挥手说“爷爷再见”的时候,每当孙女放学手拿试卷说“爷爷,我得了一百分”的时候,我的心里真是喜滋滋、甜蜜蜜。我想,左义凯先生《接送小孙》的诗——“晨曦子午日西平,学校门前几送迎。过往目光偏羡我,手拧书囊伴孙行。”应该算是一种天伦之乐的写照吧。

陪着孙女上下学,让我深切感受到了我们政府的各个部门为营造和谐安定的社会环境所做的努力。学校的安保工作做的非常好,南北校门都有头戴钢盔手持警棍的保安,保护着孩子们出入的安全。临近放学时,学校南北的两条街道都有人民警察维护秩序,指挥交通。祖国的花朵在这里尽享茁壮成长的阳光雨露,尽享党和人民的呵护关爱。

陪着孙女上下学,不禁钩起我们这代人上学时的苦涩情景。我们这一代人上学的时候,无论小学中学,无论晴天雨天,从没有家长接送,都是身背书包徒步上下学。那时的气候四季分明,冬天特别地冷。加之那时物资生活条件普遍较差,一般人家的小孩根本不可能有棉鞋,甚至有的连鞋子前后都是窟窿,更谈不上棉帽和手套。隆冬腊月,经常是房前屋后尽琼瑶,道路田园白皑皑,屋檐下经常挂满长长的凌钩子。上学路途两旁的树干树枝上厚厚的牛皮凌,在北风肆虐下发出的吱吱声,与其呜呜的呼啸声合凑成一冰天雪地的寒冷曲。那时候的学生没有几个不冻脚冻手的,甚至冻耳冻脸。

下课时,我们男学生们就三五成群的玩“斗鸡”游戏和做“过关”游戏。所谓“斗鸡”,就是用手挽住一只腿,跳动另一只腿和其他同学碰撞;“过关”游戏就是将一名男生弯曲的身子当木马,其他学生从他逐步升高的背部跳过去;还有就是男女生一起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我们就这样在游戏中寻乐,在游戏中取暖。

陪着孙女上下学,也不时钩起我们学生时代的些许快乐记忆。那时上学虽然在物质生活上是辛苦了点,但课业负担并不重,好像很少有家庭作业。上学也没有现在这么早,下午放学也比较早。不像现在的孩子们,回家一大堆作业,作业完成后,还要家长签字。我们那时,家长们一是多半不识字,二是家长们都忙着自己的事,也没有时间去陪孩子做作业,为孩子们签字。

我们那时上学,尤其是小学阶段,虽没什么正规的体育活动,却有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自主活动,并且有些玩具必须自己利用废旧材料亲自动手做,如育铁环,砍陀磥,做弹弓等。除了玩耍外,还可以培养我们的动手能力和合作精神。放学后,我们还可爬到桑树上摘桑枣吃,爬到高高的柳树上掏鸟窝。所以我常说有恐高症的人,都是小时候没有爬过树和上过高的人。虽然此话不一定有科学道理,但不可否认爬树对锻炼人的体力、壮大人的胆量的积极作用。 除以上这些外,我们还有一些现在的小孩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乡土游戏和活动方式。当然,我们那时的小孩更没见过现在的小孩们的现代化玩具和信息化玩法。

陪着孙女上下学,想法还多着呢。譬如:小时候的我们看见个吉普车不知为何物,哪里看见过轿车啊!现在,一个老“招办主任”居然能开着私家轿车接送自己的孙女。哎!多好的时代!

                                

  20141215

 

教育科研录入:李祥富    责任编辑:李祥富